梦缘家纺诗词大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5|回复: 11

中诗大27期童生班对联二十讲作业帖-书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3 22: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业:

1.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2.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3.云起松山心未老==

4.春归借问花何处==
发表于 2020-1-15 23: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心如静 于 2020-1-16 20:56 编辑

27期书-30清心如静   第二十讲作业:
一、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答:重言就是在一联中多次有规律地使用某个或某些词语以取得某种艺术效果。
马蹄韵对重言的处理,亦可分为句脚和句中两类。
(一)句脚重言,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联句所用的最后一个字或者一个词是相同的。这样的联句,其句脚平仄的处理,有四种方式。
一是如果句脚重言的若干联句只能作一句看才合马蹄韵时,就作一句看,平仄就计最末一个重言句的句脚。如无名氏所撰一联云:
“三千里行路●,时骑着驴儿◎,时骑着马儿○,仆仆风尘○,又见家乡胜景●;
十余日居园○,或携来浊酒☉,或携来清酒●,杯杯劝祝●,难为父老深情○。”
这副对联中,上联中间二句句脚重言“儿”字,下联的中间二句句脚重言“酒”字,◎☉标注的平仄如果不去掉不合马蹄韵规则。所以必须隐去。是上下联成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就合每边四句的马蹄韵规则了。
二是如果将重言的句脚全部按实计算,也合马蹄韵规,则不标出来可以,都标出来亦可以。如洪秀全题南京太平天国王府联:
“天命诛妖◎,杀尽群妖○。万里河山归化日●;
王赫斯怒☉,勃然一怒●,六军介胄逞威风○。”
这副对联,上下联前二句句脚重言“妖”字和“怒”字,两句作一句计,句脚为“平仄,仄平”,合每边二句的马蹄韵规则;若重言的两句句脚都计平仄,便为“平平仄,仄仄平”,又合每边三句的马蹄韵规则。
三是重言的句脚都得独立看待,才合马蹄韵。如闻楚卿题丰县名胜古迹古城巡礼联:
“黄金洞●,土皇城◎,洞洞城城○,开发旅游能创汇●;
高乐山○,大田坝☉,山山坝坝●,经营规划可生财○。”
这副对联中,上联重言“城”字,下联重言“坝”字。重言的句脚都计平仄,全联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完全合马蹄韵规则。如果重言句有一句句脚不计平仄,句脚为“仄平仄,平仄平”,就合马蹄韵规则。
四是有时重言的若干联句,若在语意上分属前后两段,则不能简单地只计最后一句句脚的平仄,而应酌情分段处理。如陈逢元题新都桂湖香世界联:
“二亩半在邑●,二亩半在田◎。∥莫管是邑是田○,海阔天空○,一花一世界●;
众香国里来○,众香国里去☉。∥何如不来不去●,神行官止●,千树千菩提○。”
(二)句中重言,就是将相同的字或者词有规律地用于联句之中。既可用于一句,亦可跨句。其平仄的处理,有两种情形。
一是与所在句的其他词语统一安排平仄。所在句是几言,就与几言句的平仄协调一致。如马一浮赠丰子皑联:
星○河○界●里●星○河○转●;
日●月●楼○中○日●月●长○”。
有些重言,其平仄显然是随所在句的句中平仄来安排的,但是有所打破。隔字重言者,就至少要打破一处地方。如陶澍题上海豫园三穗堂联:
“此即濠间,非○我●非○鱼○皆乐境;
恰来海上,在●山○在●水●有遗音。”
“非”和“在”之重言正好处于第一字和第三字,这样第一个“非”字和第一个“在”字,平仄就必然要打破规则。好在这个位置的平仄可平可仄,这种打破不算破律。
二是未与所在联句的句中平仄统一协调。这种情况,其平仄安排,就要看重言的词语是否形成对称结构。如果不形成对称结构,则只要求上下联平仄相反。例如:
“忽●然○有●,忽●然○无○,纵完成上寿百年,莫非做梦;
何○处●来○,何○处●去●,倘果信轮回一说,更要伤心。”
这副对联中,“忽然有”与“忽然无”为对称结构,“何处来”与“何处去”为对称结构。“忽然有”为“仄平仄”,“何处来”即为“平仄平”,“忽然无”为“仄平平”,“何处去”则为“平仄仄”,上下联平仄相反。此外,对称结构中的非重言部分,“有”和“无”自对,“有”——仄声,“无”——平声,“来”和“去”自对,“来”——平声,“去”——仄声,平仄也是相反的。
句中重言的情形,是非常复杂的,有一连跨数句重言者,有若干词语交替重言者,有单以虚字重言者,有长结构重言者等等。
不管属何种重言,上述处理规则都是适用的。
若重言不遵守上述处理规则者,即为破律。
二、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答:联句中两种特殊的结构:一是并列成分的句脚是既自成系统,又融入所在上联或者下联中,与其他句脚一起配套使用,以合马蹄韵在上联或下联的总体运用规则者。如李士廉题四川灌县青城后山联:
“览胜且入长坪○。问小波义旗◎,献忠佚史☉,唐求隐迹☉,杜宇遗踪○,往事动高吟○,千古豪情添绝唱●;
探奇须登大面●。看泰安佛殿☉,宋明墓群◎,灵谷飞泉◎丹岩云洞●,风光宜细赏●,一山幽意论平分○”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应当隐去,但是如果隐去,句脚则变成了“平平平仄;仄仄仄平”,是不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的。
如果将其上升至第一层次,则变成了“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这样就完全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了,显然是不能隐去的。
因此它这个第二层次的的句脚成份是自成系统,又融入在上联或者下联中,是不能消隐的。这一类在长联当中,还是比较多见的。
二是并列成分的句脚仅自成系统,除最后一个并列成分的句脚而外,其他并列成分的句脚皆与所在上联或者下联的其他句脚不相干,可以将其平仄消隐。如闻楚卿题黄山观日峰联:
“奇松◎、怪石☉、云海☉、飞泉○,是处堪称诗世界●;
绝色☉、仙姿◎、朝霞◎、夕照●,他乡无此好河山○。”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这样,对联每边皆可以看成两句,句脚平仄为“平仄,仄平”,合马蹄韵规则。
但是如果不隐去,则成了“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显然是不符合马蹄韵句脚的平仄格式的。
因此,第二层次的平仄不用标出来。但是第二层次并列词语之末字,上联为“平仄仄平”,下联为“仄平平仄”。又都独自符合马蹄韵每边四句的句脚规则。
又如王镇藩题武昌黄鹤楼联:
“形势出层霄○,看江汉交流○,龟蛇拱秀●,爽心豁目●,好消受明月清风○。更四顾无边○,尽教北瞻岘首☉,东望雪堂◎,西控岳阳◎,南凌滕阁●;
沧桑经几劫●,举名公宴集●,词客登临○,感古怀今○,都付与白云夕照●。溯千年以往●,只数笛弄费祎◎,酒贳吕祖☉,诗题崔颢☉,笔搁青莲○”。
此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
三、对句
1.云起松山心未老==雨飘柏岭志弥坚

2.春归借问花何处==雨过方知碾作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6 09: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雨落花 于 2020-1-16 09:17 编辑

27期书-19禅心第二十讲作业:
一、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答:重言:就是在一联中多次有规律地使用某个或某些词语以取得某种艺术效果。
马蹄韵对重言的处理,亦可分为句脚和句中两类。
(一)句脚重言,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联句所用的最后一个字或者一个词是相同的。这样的联句,其句脚平仄的处理,有四种方式。
        一是如果句脚重言的若干联句,只能作一句看才合马蹄韵时,就作一句看,平仄按最末一个重言句的句脚计。如无名氏所撰一联云:
“三千里行路●,时骑着驴儿◎,时骑着马儿○,仆仆风尘○,又见家乡胜景●;
十余日居园○,或携来浊酒☉,或携来清酒●,杯杯劝祝●,难为父老深情○。”
这副对联中,上联中间二句句脚重言“儿”字,下联的中间二句句脚重言“酒”字,◎☉标注的平仄如果不去掉不合马蹄韵规则。所以必须隐去。是上下联成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就合每边四句的马蹄韵规则了。
        二是如果将重言的句脚全部按实计算,也合马蹄韵规则,不标出来可以,都标出来亦可以。如洪秀全题南京太平天国王府联:
“天命诛妖◎,杀尽群妖○。万里河山归化日●;
王赫斯怒☉,勃然一怒●,六军介胄逞威风○。”
这副对联,上下联前二句句脚重言“妖”字和“怒”字,两句作一句计,句脚为“平仄,仄平”,合每边二句的马蹄韵规则;若重言的两句句脚都计平仄,便为“平平仄,仄仄平”,又合每边三句的马蹄韵规则。
        三是重言的句脚都得独立看待,才合马蹄韵。如闻楚卿题丰县名胜古迹古城巡礼联:
“黄金洞●,土皇城◎,洞洞城城○,开发旅游能创汇●;
高乐山○,大田坝☉,山山坝坝●,经营规划可生财○。”
这副对联中,上联重言“城”字,下联重言“坝”字。重言的句脚都计平仄,全联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完全合马蹄韵规则。如果重言句有一句句脚不计平仄,句脚为“仄平仄,平仄平”,就合马蹄韵规则。
        四是有时重言的若干联句,若在语意上分属前后两段,则不能简单地只计最后一句句脚的平仄,而应酌情分段处理。如陈逢元题新都桂湖香世界联:
“二亩半在邑●,二亩半在田◎。∥莫管是邑是田○,海阔天空○,一花一世界●;
众香国里来○,众香国里去☉。∥何如不来不去●,神行官止●,千树千菩提○。”
    (二)句中重言,就是将相同的字或者词有规律地用于联句之中。既可用于一句,亦可跨句。其平仄的处理,有两种情形。
        一是与所在句的其他词语统一安排平仄。所在句是几言,就与几言句的平仄协调一致。如马一浮赠丰子皑联:
星○河○界●里●星○河○转●;
日●月●楼○中○日●月●长○”。
有些重言,其平仄显然是随所在句的句中平仄来安排的,但是有所打破。隔字重言者,就至少要打破一处地方。如陶澍题上海豫园三穗堂联:
“此即濠间,非○我●非○鱼○皆乐境;
恰来海上,在●山○在●水●有遗音。”
“非”和“在”之重言正好处于第一字和第三字,这样第一个“非”字和第一个“在”字,平仄就必然要打破规则。好在这个位置的平仄可平可仄,这种打破不算破律。
        二是未与所在联句的句中平仄统一协调。这种情况,其平仄安排,就要看重言的词语是否形成对称结构。如果不形成对称结构,则只要求上下联平仄相反。例如:
“忽●然○有●,忽●然○无○,纵完成上寿百年,莫非做梦;
何○处●来○,何○处●去●,倘果信轮回一说,更要伤心。”
这副对联中,“忽然有”与“忽然无”为对称结构,“何处来”与“何处去”为对称结构。“忽然有”为“仄平仄”,“何处来”即为“平仄平”,“忽然无”为“仄平平”,“何处去”则为“平仄仄”,上下联平仄相反。此外,对称结构中的非重言部分,“有”和“无”自对,“有”——仄声,“无”——平声,“来”和“去”自对,“来”——平声,“去”——仄声,平仄也是相反的。
句中重言的情形,是非常复杂的,有一连跨数句重言者,有若干词语交替重言者,有单以虚字重言者,有长结构重言者等等。
不管属何种重言,上述处理规则都是适用的。
若重言不遵守上述处理规则者,即为破律。
        二、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答:联句中两种特殊的结构:一是并列成分的句脚是既自成系统,又融入所在上联或者下联中,与其他句脚一起配套使用,以合马蹄韵在上联或下联的总体运用规则者。如李士廉题四川灌县青城后山联:
“览胜且入长坪○。问小波义旗◎,献忠佚史☉,唐求隐迹☉,杜宇遗踪○,往事动高吟○,千古豪情添绝唱●;
探奇须登大面●。看泰安佛殿☉,宋明墓群◎,灵谷飞泉◎丹岩云洞●,风光宜细赏●,一山幽意论平分○”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应当隐去,但是如果隐去,句脚则变成了“平平平仄;仄仄仄平”,是不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的。
如果将其上升至第一层次,则变成了“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这样就完全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了,显然是不能隐去的。
    因此它这个第二层次的的句脚成份是自成系统,又融入在上联或者下联中,是不能消隐的。这一类在长联当中,还是比较多见的。
        二是并列成分的句脚仅自成系统,除最后一个并列成分的句脚而外,其他并列成分的句脚皆与所在上联或者下联的其他句脚不相干,可以将其平仄消隐。如闻楚卿题黄山观日峰联:
“奇松◎、怪石☉、云海☉、飞泉○,是处堪称诗世界●;
绝色☉、仙姿◎、朝霞◎、夕照●,他乡无此好河山○。”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这样,对联每边皆可以看成两句,句脚平仄为“平仄,仄平”,合马蹄韵规则。
但是如果不隐去,则成了“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显然是不符合马蹄韵句脚的平仄格式的。
    因此,第二层次的平仄不用标出来。但是第二层次并列词语之末字,上联为“平仄仄平”,下联为“仄平平仄”。又都独自符合马蹄韵每边四句的句脚规则。
又如王镇藩题武昌黄鹤楼联:
“形势出层霄○,看江汉交流○,龟蛇拱秀●,爽心豁目●,好消受明月清风○。更四顾无边○,尽教北瞻岘首☉,东望雪堂◎,西控岳阳◎,南凌滕阁●;
沧桑经几劫●,举名公宴集●,词客登临○,感古怀今○,都付与白云夕照●。溯千年以往●,只数笛弄费祎◎,酒贳吕祖☉,诗题崔颢☉,笔搁青莲○”。
此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
        三、对句
1.云起松山心未老==
    月浮竹海韵犹清
2.春归借问花何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6 16:48: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讲作业:27期-书-06清竹相依
一、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答:重言就是在一联中多次有规律地使用某个或某些词语以取得某种艺术效果。
马蹄韵对重言的处理,亦可分为句脚和句中两类。
(一)句脚重言,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联句所用的最后一个字或者一个词是相同的。这样的联句,其句脚平仄的处理,有四种方式。
一是如果句脚重言的若干联句只能作一句看才合马蹄韵时,就作一句看,平仄就计最末一个重言句的句脚。如无名氏所撰一联云:
“三千里行路●,时骑着驴儿◎,时骑着马儿○,仆仆风尘○,又见家乡胜景●;
十余日居园○,或携来浊酒☉,或携来清酒●,杯杯劝祝●,难为父老深情○。”
这副对联中,上联中间二句句脚重言“儿”字,下联的中间二句句脚重言“酒”字,◎☉标注的平仄如果不去掉不合马蹄韵规则。所以必须隐去。是上下联成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就合每边四句的马蹄韵规则了。
二是如果将重言的句脚全部按实计算,也合马蹄韵规,则不标出来可以,都标出来亦可以。如洪秀全题南京太平天国王府联:
“天命诛妖◎,杀尽群妖○。万里河山归化日●;
王赫斯怒☉,勃然一怒●,六军介胄逞威风○。”
这副对联,上下联前二句句脚重言“妖”字和“怒”字,两句作一句计,句脚为“平仄,仄平”,合每边二句的马蹄韵规则;若重言的两句句脚都计平仄,便为“平平仄,仄仄平”,又合每边三句的马蹄韵规则。
三是重言的句脚都得独立看待,才合马蹄韵。如闻楚卿题丰县名胜古迹古城巡礼联:
“黄金洞●,土皇城◎,洞洞城城○,开发旅游能创汇●;
高乐山○,大田坝☉,山山坝坝●,经营规划可生财○。”
这副对联中,上联重言“城”字,下联重言“坝”字。重言的句脚都计平仄,全联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完全合马蹄韵规则。如果重言句有一句句脚不计平仄,句脚为“仄平仄,平仄平”,就合马蹄韵规则。
四是有时重言的若干联句,若在语意上分属前后两段,则不能简单地只计最后一句句脚的平仄,而应酌情分段处理。如陈逢元题新都桂湖香世界联:
“二亩半在邑●,二亩半在田◎。∥莫管是邑是田○,海阔天空○,一花一世界●;
众香国里来○,众香国里去☉。∥何如不来不去●,神行官止●,千树千菩提○。”
(二)句中重言,就是将相同的字或者词有规律地用于联句之中。既可用于一句,亦可跨句。其平仄的处理,有两种情形。
一是与所在句的其他词语统一安排平仄。所在句是几言,就与几言句的平仄协调一致。如马一浮赠丰子皑联:
星○河○界●里●星○河○转●;
日●月●楼○中○日●月●长○”。
有些重言,其平仄显然是随所在句的句中平仄来安排的,但是有所打破。隔字重言者,就至少要打破一处地方。如陶澍题上海豫园三穗堂联:
“此即濠间,非○我●非○鱼○皆乐境;
恰来海上,在●山○在●水●有遗音。”
“非”和“在”之重言正好处于第一字和第三字,这样第一个“非”字和第一个“在”字,平仄就必然要打破规则。好在这个位置的平仄可平可仄,这种打破不算破律。
二是未与所在联句的句中平仄统一协调。这种情况,其平仄安排,就要看重言的词语是否形成对称结构。如果不形成对称结构,则只要求上下联平仄相反。例如:
“忽●然○有●,忽●然○无○,纵完成上寿百年,莫非做梦;
何○处●来○,何○处●去●,倘果信轮回一说,更要伤心。”
这副对联中,“忽然有”与“忽然无”为对称结构,“何处来”与“何处去”为对称结构。“忽然有”为“仄平仄”,“何处来”即为“平仄平”,“忽然无”为“仄平平”,“何处去”则为“平仄仄”,上下联平仄相反。此外,对称结构中的非重言部分,“有”和“无”自对,“有”——仄声,“无”——平声,“来”和“去”自对,“来”——平声,“去”——仄声,平仄也是相反的。
句中重言的情形,是非常复杂的,有一连跨数句重言者,有若干词语交替重言者,有单以虚字重言者,有长结构重言者等等。
不管属何种重言,上述处理规则都是适用的。
若重言不遵守上述处理规则者,即为破律。
二、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答:联句中两种特殊的结构:一是并列成分的句脚是既自成系统,又融入所在上联或者下联中,与其他句脚一起配套使用,以合马蹄韵在上联或下联的总体运用规则者。如李士廉题四川灌县青城后山联:
“览胜且入长坪○。问小波义旗◎,献忠佚史☉,唐求隐迹☉,杜宇遗踪○,往事动高吟○,千古豪情添绝唱●;
探奇须登大面●。看泰安佛殿☉,宋明墓群◎,灵谷飞泉◎丹岩云洞●,风光宜细赏●,一山幽意论平分○”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应当隐去,但是如果隐去,句脚则变成了“平平平仄;仄仄仄平”,是不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的。
如果将其上升至第一层次,则变成了“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这样就完全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了,显然是不能隐去的。
因此它这个第二层次的的句脚成份是自成系统,又融入在上联或者下联中,是不能消隐的。这一类在长联当中,还是比较多见的。
二是并列成分的句脚仅自成系统,除最后一个并列成分的句脚而外,其他并列成分的句脚皆与所在上联或者下联的其他句脚不相干,可以将其平仄消隐。如闻楚卿题黄山观日峰联:
“奇松◎、怪石☉、云海☉、飞泉○,是处堪称诗世界●;
绝色☉、仙姿◎、朝霞◎、夕照●,他乡无此好河山○。”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这样,对联每边皆可以看成两句,句脚平仄为“平仄,仄平”,合马蹄韵规则。
但是如果不隐去,则成了“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显然是不符合马蹄韵句脚的平仄格式的。
因此,第二层次的平仄不用标出来。但是第二层次并列词语之末字,上联为“平仄仄平”,下联为“仄平平仄”。又都独自符合马蹄韵每边四句的句脚规则。
又如王镇藩题武昌黄鹤楼联:
“形势出层霄○,看江汉交流○,龟蛇拱秀●,爽心豁目●,好消受明月清风○。更四顾无边○,尽教北瞻岘首☉,东望雪堂◎,西控岳阳◎,南凌滕阁●;
沧桑经几劫●,举名公宴集●,词客登临○,感古怀今○,都付与白云夕照●。溯千年以往●,只数笛弄费祎◎,酒贳吕祖☉,诗题崔颢☉,笔搁青莲○”。
此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
3.云起松山心未老==
风流花事愿多留【清竹相依】
4.春归借问花何处==
蝶醉留连香满园【清竹相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8 16: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横笛吹雨 于 2020-1-18 16:03 编辑

27期-书-33横笛吹雨   第二十讲作业:
一、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答:1. 重言:重言,就是在一联中多次有规律地使用某个或某些词语以取得某种艺术效果。马蹄韵对重言的处理,亦可分为句脚和句中两类。句脚重言,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联句所用的最后一个字或者一个词是相同的。这样的联句,其句脚平仄的处理,有四种方式。其一,如果句脚重言的若干联句只能作一句看才合马蹄韵时,就作一句看,平仄就计最末一个重言句的句脚。如无名氏所撰一联云:
“三千里行路●,时骑着驴儿,时骑着马儿○,仆仆风尘○,又见家乡胜景●;
十余日居园○,或携来浊酒,或携来清酒●,杯杯劝祝●,难为父老深情○。”
这副对联,每边凡五句。若将各句句脚的平仄都标出来,就是“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不合马蹄韵规则。但上联中间二句句脚重言“儿”字,只将平仄标在后一句的“儿”字下,即两重言句句脚只计一个平仄,下联的中间二句句脚重言“酒”字,只将平仄标在后一句的“酒”字下,即两重言句句脚只计一个平仄,成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就合每边四句的马蹄韵规则了。又戴衢亨题故乡祠堂联:
“三十年前县考无名,府考无名,道考又无名○,人眼不开天眼见●;
八十日里乡试第一,京试第一,殿试又第一●,蓝袍脱下紫袍归○。”
这副对联,每边四句。若将各句句脚的平仄都标出来,就是“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不合马蹄韵规则。但上联前三句句脚重言“无名”,下联前三句句脚重言“第一”。若三重言句脚只计其一,将平仄标在第三句的句脚上,全联的句脚为“平仄,仄平”,就合每边二句的马蹄韵规则了。其二,如果将重言的句脚全部按实计算,也合马蹄韵规,则不标出来可以,都标出来亦可以。如洪秀全题南京太平天国王府联:
“天命诛妖○,杀尽群妖○。万里河山归化日●;
王赫斯怒●,勃然一怒●,六军介胄逞威风○。”
这副对联,上联前二句句脚重言“妖”字,下联前二句句脚重言“怒”字。两句作一句计,句脚为“平仄,仄平”,合每边二句的马蹄韵规则。若重言的两句句脚都计平仄,便为“平平仄,仄仄平”,又合每边三句的马蹄韵规则。又杭州孤山俞楼联:
“前有王氏●,后有俞氏●,同为昭代经师○,争并世千秋○,吴越他年分俎豆●;
昔之随园○,今之曲园○,具足邻邦文献●,赖此楼一筑●,湖山本地借风光○。”
这副对联,上联首二句重言“氏”字,下联首二句重言“园”字。两句作一句计,全联句脚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合每边四句的马蹄韵规则。若重言的两句句脚都计平仄,则全联句脚为“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又合每边五句的马蹄韵规则。其三,重言的句脚都得独立看待,才合马蹄韵。如闻楚卿题丰县名胜古迹古城巡礼联:
“黄金洞●,土皇城○,洞洞城城○,开发旅游能创汇●;
高乐山○,大田坝●,山山坝坝●,经营规划可生财○。”
这副对联,每边四句。中间二句,上联重言“城”字,下联重言“坝”字。重言的句脚都计平仄,全联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完全合马蹄韵规则。如果重言句有一句句脚不计平仄,句脚为“仄平仄,平仄平”,就与马蹄韵不相干。又刘振威辛未春日抒怀联:
“为事业苦●,为爱好忙○,长苦长忙○,休因己苦忙埋怨●;
不图虚名○,不谋私利●,薄名薄利●,莫与人名利相争○”.
这副对联,每边也四句。中间二句上联重言“忙”字,下联重言“利”字。重言的句脚都计平仄,上联为“仄平平仄”,下联为“平仄仄平”,完全符合马蹄韵规则。如果重言句脚有一句不计平仄,句脚为“仄平仄,平仄平”,则与马蹄韵相违。其四、有时重言的若干联句,若在语意上分属前后两段,则不能简单地只计最后一句句脚的平仄,而应酌情分段处理。如陈逢元题新都桂湖香世界联:
“二亩半在邑●,二亩半在田○。∥莫管是邑是田○,海阔天空○,一花一世界●;
众香国里来○,众香国里去●。∥何如不来不去●,神行官止●,千树千菩提○。”
这副对联每边凡五句。上联之“二亩半在田”显然与前一句构成一段,“试问是邑是田”显然与后两句构成一段。这样,重言“田”字的这两句句脚都得独立计算,两个“田”字的平仄都得标出来。前一个“田”字的平仄标出后,第一段句脚的平仄为“仄平”,第二段句脚的平仄为“平平仄”,分别合每边二句和每边三句的马蹄韵规则。下联句脚重言“去”字的两句,情形相同,平仄相反。
2. 句中重言,就是将相同的字或者词有规律地用于联句之中。既可用于一句,亦可跨句。其平仄的处理,有两种情形。其一,是与所在句的其他词语统一安排平仄。所在句是几言,就与几言句的平仄协调一致。如马一浮赠丰子皑联:
星○河○界●里●星○河○转●;
日●月●楼○中○日●月●长○”。
这副七言联,上联为“平平仄仄平平仄”,重言的“星河”二字皆为平声,处于联中两个“平平”的位置,与所在句的平仄协调一致,下联为“仄仄平平仄仄平”,重言的“日月”二字皆为仄声,处于联中两个“仄仄”的位置,与所在句的平仄亦协调一致。又周叔强题岳麓书院联:
“院●以●山○名○,山○因○院●盛●,千年学府传于古;
人○因○道●立●,道●以●人○传○,一代风流直到今。”
这副对联,上联重言“院”、“山”二字,下联重言“人”、“道”二字。“院”与“道”为仄声,皆在句中仄字位,“山”与“人”为平声,皆在句中平字位,与所在四言句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统一协调,没有任何打破。有些重言,其平仄显然是随所在句的句中平仄来安排的,但是有所打破。隔字重言者,就至少要打破一处地方。如陶澍题上海豫园三穗堂联:
“此即濠间,非○我●非○鱼○皆乐境;
恰来海上,在●山○在●水●有遗音。”
在这副对联中,重言的两个“非”字中间只隔一个“我”字,重言的两个“在”字中间只隔一个“山”字。单以“非我非鱼”和“在山在水”来说,都是四言。既为四言,不是“仄仄平平”就是“平平仄仄”。不管是哪一种平仄格式,第一和第三字的平仄都是不相同的。“非”和“在”之重言正好处于第一字和第三字,这样第一个“非”字和第一个“在”字,平仄就必然要打破规则。好在这个位置的平仄可平可仄,这种打破不算破律。其二,是未与所在联句的句中平仄统一协调。这种情况,其平仄安排,就要看重言的词语是否形成对称结构。如果不形成对称结构,则只要求上下联平仄相反。例如:
“无○口●有●口●口●代●口●;
是●人○非○人○人○牵○人○”。
这副对联因受“口”、“人”重言的影响,其平仄上联为“平仄仄仄仄仄仄”,下联为“仄平平平平平平”,皆不合马蹄韵七言句的平只要求。但“无”为平声,“是”即为仄声,“口”为仄声,“人”即为平声,“有”为仄声,“非”即为平声,“代”为仄声,“牵”即为平声,上下联平仄相反。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了。如果形成对称结构,则不仅要求上下联平仄相反,对称结构中非重言的词语,因已形成自对,平仄亦要相反。看简应人自挽联:
“忽●然○有●,忽●然○无○,纵完成上寿百年,莫非做梦;
何○处●来○,何○处●去●,倘果信轮回一说,更要伤心。”
这副对联中,“忽然有”与“忽然无”为对称结构,“何处来”与“何处去”为对称结构。“忽然有”为“仄平仄”,“何处来”即为“平仄平”,“忽然无”为“仄平平”,“何处去”则为“平仄仄”,上下联平仄相反。此外,对称结构中的非重言部分,“有”和“无”自对,“有”——仄声,“无”——平声,“来”和“去”自对,“来”——平声,“去”——仄声,平仄也是相反的。句中重言的情形,是非常复杂的,有一连跨数句重言者,有若干词语交替重言者,有单以虚字重言者,有长结构重言者,等等。不管属何种重言,上述处理规则都是适用的。若重言不遵守上述处理规则者,即为破律。若不受马蹄韵约束者,那又当别论了,下文会说到这个问题。
对感叹成分的处理:对联句中感叹成分的处理,有两种方式。这里讲感叹成分,是因为并非只是叹词一种。有些表示感叹的词语,作用与叹词相同,也包括在内。感叹成分在联句中,即使独立运用,一般不算句。因此其韵脚的平仄一般也忽略不计。如四川蒲江县凤公祠联:
“吁!造物不仁耶○?红亭子夜殒天星○,青海湾晨飞刀雨●。推将军大树●,泣山鬼秋风○。剩此苍苍莽莽破乾坤○,我欲呼四百亿兆国民同声一哭●;
噫!钦使非死耳●。马革尸馨香锦里●,麟图像俎豆燕京○。哀玉柱西倾○,博丹纶北沛●。换来烈烈轰轰好恤祀●,公将亘十二万年浩劫正气犹生○。”
这副对联,每边八句。除“吁”、“噫”二句而外,上联句脚为“平平仄仄平平仄”,下联句脚为“仄仄平平仄仄平”,合马蹄韵规则。如果上联将“吁”的平仄计上,前三句句脚就会出现三平相连,下联将“噫”的平仄计上,前三句句脚就会出现三仄相连,这样,反而把马蹄韵打破了。故“吁”和“噫”二字尽管独立成句,其平仄仍不能计算。但是也有叹词计算平仄的对联。如樊萌荪题成都杜甫草堂联:
“此间位置安排○,居然广厦●。拾梅花能得韵●。抚修竹能得声○。嘻○,先生能耽咏否●?;
当日艰难险阻●,久作寓公○。望湘衡则无家○,叩关陕则无国●。噫●,君子亦有穷乎○?”
这副对联每边六句,中间的“嘻”、“噫”二字如果不算句也不计平仄,全联句脚就会出现两仄夹一平(上联)和两平夹一仄(下联)的情况,从而打破马蹄韵的规则,如果“嘻”、“噫”算句也计平仄,全联句脚为“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便与马蹄韵的规则相符。

二、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答:对联的联句,有些是一个层次上的,有些是另一个层次上的,这就是联句的层次性。不分清各个联句所属的层次,对马蹄韵的把握,有时就会出差错。联句通常都只在一个层次上, 所谓“通常”,就是说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如此。看王益吾集陆游句题吴城全楚会馆联(二句):
“宾馆喜重逢○,同上吴城观落日●;
乡关渺何处●,却寻衡岳望归云○。”
这副对联,上联两句处在同一层次上,下联两句亦处在同一层次上。又河南许昌灞陵桥联(三句):
“灞桥自古有行人○,问谁策马而驰○,传名不朽●;
曹魏于今无寸土●,赖此绨袍之赠●,遗像犹存○” 。
这副对联,上联三句处在同一层次上,下联三句亦处在同一层次上。又长沙天心阁联(四句):
“望不断七二峰衡岳●,流不尽八百里洞庭○,明月当头○,如许江山容我醉●;
是谁赋屈大夫离骚○,问谁虚贾太傅前席●,幽情无限●,满城风雨自西来○”;
这副对联,上联四句处在同一层次上,下联四句亦处在同一层次上。又刘重威题衡山南岳大庙联(五句):
“本南天保障●,望七二峰朱陵紫盖●,郁郁乎壮哉○!愧小子是匹马征夫○,也许碧山探芝术●;
正沧海横流○,问三千年金简玉书○,爽爽然在否●?更何处访元夸使者●,上邀赤帝扫欃枪○”。
这副对联,上联五句处在同一层次上,下联五句亦处在同一层次上。联句为并列成分时,有的可能退居第二层次:这种情况,时或有之,但大都出现在作宾语的时候。如何绍基述志联:
“行路有何难○,我曾从天柱、九嶷、三涂、太白、紫阁、终南○,直到上京王者地●;
得师真不易●,所愿与高堂、二戴、安国、子长、相如、正则●,同依东鲁圣人难○”。
这副对联,上联之“天柱、九嶷、三涂、太白、紫阁、终南”,联合起来作“从”的宾语。这六个并列成分,只能作为一个整体,才能与联句的其他成分处于同一层次,就其并列的每个成分而言,皆属第二层次。下联之“高堂、二戴、安国、子长、相如、正则”,联合起来作“与”的宾语,情形与上联之“天柱”等六个并列成分同。又陈觉是题杭州西湖湖心亭联:
“双峰云起●,古寺钟声○,试把酒临流○,恰对着曲院风荷,六桥细柳●;
三面山环○,一亭水绕●,倘倚栏凭吊●,犹想见旧时帝子,何处人家○”。
这副对联,上联之“曲院风荷,六桥细柳”联合起来作“对着”的宾语。这两个并列成分,只能作为一个整体,才能与联句的其他成分处于同一层次。下联“旧时帝子,何处人家”联合起来作“想见”的宾语,情形同于上联。不同层次的联句怎样按马蹄韵安排,完全由作者创作时的考虑所决定。作者在写对联时,尽管都用的马蹄韵,但对并列成分的处理,却各有差别。有的凡属第二层次者,皆合起来作一句看待,其句脚只作一个平仄处理,平仄标在最后一个并列成分的句脚上。这样,第二层次就只以一个整体上升为第一层次。第二层次中的停顿,只是节奏性停顿。如我们上面举的那两个例子,再比如刘树屏题南京愚园联:
“花花叶叶●,翠翠红红○,惟司香尉着意扶持○,不教雨雨风风,清清冷冷●;
鲽鲽鹣鹣○,生生世世●,愿有情人都成眷属●,长此朝朝暮暮,喜喜欢欢○。”
在这副对联中,上联末二句之“雨雨风风,清清冷冷”,是并列成分作“不教”的宾语。两个并列成分合起来作一句看待,平仄只标在末句句脚“冷”字下面,“风”字退居第二层次,其平仄隐去不标。这样上联句脚就合马蹄韵“仄平平仄”的规则了。如果把“风”字亦独立并上升到第一层次,把其平仄也标出来,马蹄韵的句脚规则就会打破。下联“暮”字下不标平仄,情形与上联同。这样,句脚就合马蹄韵“平仄仄平”的规矩。又成都望江楼联:
“策杖喜重来○。∥看风涛滚滚●,流不尽云影波光○。天外更昂头○,岂徒览南浦清江,西山白雪●;
临轩空四顾●。∥怅今古茫茫○,历多少佳人才子●。蜀中堪屈指●。复何数吴宫花草,晋代衣冠○”
这副对联,马蹄韵是按两段安排的。“南浦风光,西山白雪”为并列成分,联合起来作“览”的宾语,在“雪”字下标平仄,这样上联第二段的句脚便符合马蹄韵“仄平平仄”的规矩。如果在属于第二层次的“江”字下也标出平仄,马蹄韵就会打破。“草”字下不标平仄,情形同此。这样下联第二段句脚也合马蹄韵“平仄仄平”的规矩。有的并列成分,按语法结构尽管应当居于第二层次,但作者并未这样安排,而是将各个并列成分都上升到第一层次,让其句脚都置于马蹄韵之中。如九龙宋城联:
“拓地远尘嚣○,适吾居矣●。喜园林日永●,景物常新○,好领取柳底莺声○,松间鹤影●;
升堂多俊杰●,把手欣然○。想文酒风流○,琴棋继兴●,勿虚掉梅花时序●,荔子光阴○”
这副对联,上联的“园林日永,景物常新”作“喜”的宾语,“柳底莺声,松间鹤影”作“领取”的宾语;下联的“文酒风流,琴棋继兴”作“想”的宾语,“梅花时序,荔子光阴”作“虚掉”的宾语,这两句都属于第二层次,本当可以只论最后一个字。如果那样的话,平仄格式就变成了“平仄平仄;仄平仄平”,显然马蹄韵的句脚格式会打破。如果将其第二层的句子上升到第一层次,就变成了六言句了,它的平仄格式就是“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便完全符合马蹄韵的句脚格式了。又吴良桐题四川新蔡东湖香晚斋联:
“有这样湖山比邻官舍●,五花判别●,作此间半日主人○,试看他丛竹团烟○,残荷战雨●;
最可怜身世隐抱杞忧○,百感中来○,忍不住一腔积愤●,只落得依栏长啸●,对酒当歌○。”
这副对联,上联并列成分“丛竹团烟,残荷战雨”作“试看他”的宾语,按理“烟”字所在句应入第二层次。下闻的“依栏长啸,对酒当歌”作“只落得”的宾语,“啸”字所在句应入第二层次。但这样一来,我们的句脚平仄格式为“仄仄平仄;平平仄平”,这样马蹄韵的句脚规则就会打破。但如上联把“烟”字升入第一层次,下联把啸的平仄也升入第一层次,就变成了“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就符合马蹄韵句脚格式了。 以上举的这两个例子,同为第二层次,出现两种不同的处理情况,皆因作者当初创作这些对联时考虑不同所致,怎么样运用,就看作者自己了。
特殊结构:
   我们再讲两种特殊的结构,这两种结构是有自己的特殊性。
1. 并列成分的句脚是既自成系统,又融入所在上联或者下联中,与其他句脚一起配套使用,以合马蹄韵在上联或下联的总体运用规则者。如李士廉题四川灌县青城后山联:
“览胜且入长坪○。问小波义旗○,献忠佚史●,唐求隐迹●,杜宇遗踪○,往事动高吟○,千古豪情添绝唱●;
探奇须登大面●。看泰安佛殿●,宋明墓群○,灵谷飞泉○,丹岩云洞●,风光宜细赏●,一山幽意论平分○”
在这副对联中,上联之“小波义旗,献忠佚史,唐求隐迹,杜宇遗踪”, 作“问”的宾语,这四个并列成分居第二层次,前三句的句脚平仄应当隐去。下联之“泰安佛殿,宋明墓群,灵谷飞泉,丹岩云洞”, 作“看”的宾语,这四个并列成分居第二层次,前三句的句脚平仄也应当隐去。如果隐去,则变成了“平平平仄;仄仄仄平”,这样显然是不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如果将其上升至第一层次,则变成了“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这样就完全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了,显然是不能隐去的。而我们单看这两边的第二层次的句子,上联之“小波义旗,献忠佚史,唐求隐迹,杜宇遗踪”,句脚平仄依次为“平仄仄平”, 下联之“泰安佛殿,宋明墓群,灵谷飞泉,丹岩云洞”,句脚平仄依次为“仄平平仄”,这也合每边四句的马蹄韵规则。因此它这个第二层次的的句脚成份是自成系统,又融入在上联或者下联中,不能消隐的。这一类在长联当中,还是比较多见的。
2. 并列成分的句脚仅自成系统,除最后一个并列成分的句脚而外,其他并列成分的句脚皆与所在上联或者下联的其他句脚不相干,可以将其平仄消隐。如闻楚卿题黄山观日峰联:
“奇松○、怪石●、云海●、飞泉○,是处堪称诗世界●;
绝色●、仙姿○、朝霞○、夕照●,他乡无此好河山○。”
这副对联,每边四个并列成分,作为句子的第二成份,上联的“奇松、怪石、云海、飞泉”的前三句的平仄可以隐去,下联的“绝色、仙姿、朝霞、夕照” 的前三句的平仄可以隐去,这样,对联每边皆可以看成两句,句脚平仄为“平仄,仄平”,合马蹄韵规则。但是如果不隐去前三句的平仄,则成了“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显然是不符合马蹄韵句脚的平仄格式的,因此,第二层次的平仄不用标出来。但是四个并列词语之末字,上联的“奇松、怪石、云海、飞泉”为“平仄仄平”,下联的“绝色、仙姿、朝霞、夕照”为“仄平平仄”, 又都独自符合马蹄韵每边四句的句脚规则。又王镇藩题武昌黄鹤楼联:
“形势出层霄○,看江汉交流○,龟蛇拱秀●,爽心豁目●,好消受明月清风○。更四顾无边○,尽教北瞻岘首●,东望雪堂○,西控岳阳○,南凌滕阁●;
沧桑经几劫●,举名公宴集●,词客登临○,感古怀今○,都付与白云夕照●。溯千年以往●,只数笛弄费祎○,酒贳吕祖●,诗题崔颢●,笔搁青莲○”.
这副对联,每边四个并列成分。上联“江汉交流,龟蛇拱秀”作“看”的宾语,“流”的平仄不用标出来。“北瞻岘首,东望雪堂,西控岳阳,南凌滕阁”作“尽教”的宾语,“首”、“堂”、“阳”三字,平仄不用标出来。下联“名公宴集,词客登临”作“集”的宾语,“集”的平仄不用标出来。“笛弄费祎,酒贳吕祖,诗题崔颢,笔搁青莲”作“只数”的宾语,“祎”、“ 祖”、“ 颢”三字,平仄不用标出来。所以这联的平仄格式为“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符合其马蹄韵句脚格式;如果将第二层成分的句脚成分全视为第一层次,全联马蹄韵的规则就会打破。而且我们看并列成份两个格式,在节奏上,上联的“江汉交流,龟蛇拱秀”对下联的“名公宴集,词客登临”,其平仄格式为“平仄;仄平”;上联的“北瞻岘首,东望雪堂,西控岳阳,南凌滕阁” 对下联的“笛弄费祎,酒贳吕祖,诗题崔颢,笔搁青莲”,其平仄格式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均独自符合马蹄韵的句脚规则。这类对联与上一类对联的不同是,如果将并列成分的句脚成分全视为第一层次,全联马蹄韵的规则就会打破。

3.云起松山心未老==潮流蜃海志犹酬【横笛吹雨】

4.春归借问花何处==蝶舞随寻馥彼乡【横笛吹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1 19: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诗大07书梅雪情缘第二十讲作业:
一、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答:重言:就是在一联中多次有规律地使用某个或某些词语以取得某种艺术效果。
马蹄韵对重言的处理,亦可分为句脚和句中两类。
(一)句脚重言,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联句所用的最后一个字或者一个词是相同的。这样的联句,其句脚平仄的处理,有四种方式。
        一是如果句脚重言的若干联句,只能作一句看才合马蹄韵时,就作一句看,平仄按最末一个重言句的句脚计。如无名氏所撰一联云:
“三千里行路●,时骑着驴儿◎,时骑着马儿○,仆仆风尘○,又见家乡胜景●;
十余日居园○,或携来浊酒☉,或携来清酒●,杯杯劝祝●,难为父老深情○。”
这副对联中,上联中间二句句脚重言“儿”字,下联的中间二句句脚重言“酒”字,◎☉标注的平仄如果不去掉不合马蹄韵规则。所以必须隐去。是上下联成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就合每边四句的马蹄韵规则了。
        二是如果将重言的句脚全部按实计算,也合马蹄韵规则,不标出来可以,都标出来亦可以。如洪秀全题南京太平天国王府联:
“天命诛妖◎,杀尽群妖○。万里河山归化日●;
王赫斯怒☉,勃然一怒●,六军介胄逞威风○。”
这副对联,上下联前二句句脚重言“妖”字和“怒”字,两句作一句计,句脚为“平仄,仄平”,合每边二句的马蹄韵规则;若重言的两句句脚都计平仄,便为“平平仄,仄仄平”,又合每边三句的马蹄韵规则。
        三是重言的句脚都得独立看待,才合马蹄韵。如闻楚卿题丰县名胜古迹古城巡礼联:
“黄金洞●,土皇城◎,洞洞城城○,开发旅游能创汇●;
高乐山○,大田坝☉,山山坝坝●,经营规划可生财○。”
这副对联中,上联重言“城”字,下联重言“坝”字。重言的句脚都计平仄,全联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完全合马蹄韵规则。如果重言句有一句句脚不计平仄,句脚为“仄平仄,平仄平”,就合马蹄韵规则。
        四是有时重言的若干联句,若在语意上分属前后两段,则不能简单地只计最后一句句脚的平仄,而应酌情分段处理。如陈逢元题新都桂湖香世界联:
“二亩半在邑●,二亩半在田◎。∥莫管是邑是田○,海阔天空○,一花一世界●;
众香国里来○,众香国里去☉。∥何如不来不去●,神行官止●,千树千菩提○。”
    (二)句中重言,就是将相同的字或者词有规律地用于联句之中。既可用于一句,亦可跨句。其平仄的处理,有两种情形。
        一是与所在句的其他词语统一安排平仄。所在句是几言,就与几言句的平仄协调一致。如马一浮赠丰子皑联:
星○河○界●里●星○河○转●;
日●月●楼○中○日●月●长○”。
有些重言,其平仄显然是随所在句的句中平仄来安排的,但是有所打破。隔字重言者,就至少要打破一处地方。如陶澍题上海豫园三穗堂联:
“此即濠间,非○我●非○鱼○皆乐境;
恰来海上,在●山○在●水●有遗音。”
“非”和“在”之重言正好处于第一字和第三字,这样第一个“非”字和第一个“在”字,平仄就必然要打破规则。好在这个位置的平仄可平可仄,这种打破不算破律。
        二是未与所在联句的句中平仄统一协调。这种情况,其平仄安排,就要看重言的词语是否形成对称结构。如果不形成对称结构,则只要求上下联平仄相反。例如:
“忽●然○有●,忽●然○无○,纵完成上寿百年,莫非做梦;
何○处●来○,何○处●去●,倘果信轮回一说,更要伤心。”
这副对联中,“忽然有”与“忽然无”为对称结构,“何处来”与“何处去”为对称结构。“忽然有”为“仄平仄”,“何处来”即为“平仄平”,“忽然无”为“仄平平”,“何处去”则为“平仄仄”,上下联平仄相反。此外,对称结构中的非重言部分,“有”和“无”自对,“有”——仄声,“无”——平声,“来”和“去”自对,“来”——平声,“去”——仄声,平仄也是相反的。
句中重言的情形,是非常复杂的,有一连跨数句重言者,有若干词语交替重言者,有单以虚字重言者,有长结构重言者等等。
不管属何种重言,上述处理规则都是适用的。
若重言不遵守上述处理规则者,即为破律。
        二、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答:联句中两种特殊的结构:一是并列成分的句脚是既自成系统,又融入所在上联或者下联中,与其他句脚一起配套使用,以合马蹄韵在上联或下联的总体运用规则者。如李士廉题四川灌县青城后山联:
“览胜且入长坪○。问小波义旗◎,献忠佚史☉,唐求隐迹☉,杜宇遗踪○,往事动高吟○,千古豪情添绝唱●;
探奇须登大面●。看泰安佛殿☉,宋明墓群◎,灵谷飞泉◎丹岩云洞●,风光宜细赏●,一山幽意论平分○”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应当隐去,但是如果隐去,句脚则变成了“平平平仄;仄仄仄平”,是不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的。
如果将其上升至第一层次,则变成了“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这样就完全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了,显然是不能隐去的。
    因此它这个第二层次的的句脚成份是自成系统,又融入在上联或者下联中,是不能消隐的。这一类在长联当中,还是比较多见的。
        二是并列成分的句脚仅自成系统,除最后一个并列成分的句脚而外,其他并列成分的句脚皆与所在上联或者下联的其他句脚不相干,可以将其平仄消隐。如闻楚卿题黄山观日峰联:
“奇松◎、怪石☉、云海☉、飞泉○,是处堪称诗世界●;
绝色☉、仙姿◎、朝霞◎、夕照●,他乡无此好河山○。”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这样,对联每边皆可以看成两句,句脚平仄为“平仄,仄平”,合马蹄韵规则。
但是如果不隐去,则成了“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显然是不符合马蹄韵句脚的平仄格式的。
    因此,第二层次的平仄不用标出来。但是第二层次并列词语之末字,上联为“平仄仄平”,下联为“仄平平仄”。又都独自符合马蹄韵每边四句的句脚规则。
又如王镇藩题武昌黄鹤楼联:
“形势出层霄○,看江汉交流○,龟蛇拱秀●,爽心豁目●,好消受明月清风○。更四顾无边○,尽教北瞻岘首☉,东望雪堂◎,西控岳阳◎,南凌滕阁●;
沧桑经几劫●,举名公宴集●,词客登临○,感古怀今○,都付与白云夕照●。溯千年以往●,只数笛弄费祎◎,酒贳吕祖☉,诗题崔颢☉,笔搁青莲○”。
此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
        三、对句
1.云起松山心未老【晴空飞燕】
    瀑飞绝壁鸟空啼(梅雪情缘)
2.春归借问花何处【晴空飞燕】
秋到相逢子满枝(梅雪情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1 19: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诗大07书梅雪情缘第二十讲作业:
一、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答:重言:就是在一联中多次有规律地使用某个或某些词语以取得某种艺术效果。
马蹄韵对重言的处理,亦可分为句脚和句中两类。
(一)句脚重言,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联句所用的最后一个字或者一个词是相同的。这样的联句,其句脚平仄的处理,有四种方式。
        一是如果句脚重言的若干联句,只能作一句看才合马蹄韵时,就作一句看,平仄按最末一个重言句的句脚计。如无名氏所撰一联云:
“三千里行路●,时骑着驴儿◎,时骑着马儿○,仆仆风尘○,又见家乡胜景●;
十余日居园○,或携来浊酒☉,或携来清酒●,杯杯劝祝●,难为父老深情○。”
这副对联中,上联中间二句句脚重言“儿”字,下联的中间二句句脚重言“酒”字,◎☉标注的平仄如果不去掉不合马蹄韵规则。所以必须隐去。是上下联成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就合每边四句的马蹄韵规则了。
        二是如果将重言的句脚全部按实计算,也合马蹄韵规则,不标出来可以,都标出来亦可以。如洪秀全题南京太平天国王府联:
“天命诛妖◎,杀尽群妖○。万里河山归化日●;
王赫斯怒☉,勃然一怒●,六军介胄逞威风○。”
这副对联,上下联前二句句脚重言“妖”字和“怒”字,两句作一句计,句脚为“平仄,仄平”,合每边二句的马蹄韵规则;若重言的两句句脚都计平仄,便为“平平仄,仄仄平”,又合每边三句的马蹄韵规则。
        三是重言的句脚都得独立看待,才合马蹄韵。如闻楚卿题丰县名胜古迹古城巡礼联:
“黄金洞●,土皇城◎,洞洞城城○,开发旅游能创汇●;
高乐山○,大田坝☉,山山坝坝●,经营规划可生财○。”
这副对联中,上联重言“城”字,下联重言“坝”字。重言的句脚都计平仄,全联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完全合马蹄韵规则。如果重言句有一句句脚不计平仄,句脚为“仄平仄,平仄平”,就合马蹄韵规则。
        四是有时重言的若干联句,若在语意上分属前后两段,则不能简单地只计最后一句句脚的平仄,而应酌情分段处理。如陈逢元题新都桂湖香世界联:
“二亩半在邑●,二亩半在田◎。∥莫管是邑是田○,海阔天空○,一花一世界●;
众香国里来○,众香国里去☉。∥何如不来不去●,神行官止●,千树千菩提○。”
    (二)句中重言,就是将相同的字或者词有规律地用于联句之中。既可用于一句,亦可跨句。其平仄的处理,有两种情形。
        一是与所在句的其他词语统一安排平仄。所在句是几言,就与几言句的平仄协调一致。如马一浮赠丰子皑联:
星○河○界●里●星○河○转●;
日●月●楼○中○日●月●长○”。
有些重言,其平仄显然是随所在句的句中平仄来安排的,但是有所打破。隔字重言者,就至少要打破一处地方。如陶澍题上海豫园三穗堂联:
“此即濠间,非○我●非○鱼○皆乐境;
恰来海上,在●山○在●水●有遗音。”
“非”和“在”之重言正好处于第一字和第三字,这样第一个“非”字和第一个“在”字,平仄就必然要打破规则。好在这个位置的平仄可平可仄,这种打破不算破律。
        二是未与所在联句的句中平仄统一协调。这种情况,其平仄安排,就要看重言的词语是否形成对称结构。如果不形成对称结构,则只要求上下联平仄相反。例如:
“忽●然○有●,忽●然○无○,纵完成上寿百年,莫非做梦;
何○处●来○,何○处●去●,倘果信轮回一说,更要伤心。”
这副对联中,“忽然有”与“忽然无”为对称结构,“何处来”与“何处去”为对称结构。“忽然有”为“仄平仄”,“何处来”即为“平仄平”,“忽然无”为“仄平平”,“何处去”则为“平仄仄”,上下联平仄相反。此外,对称结构中的非重言部分,“有”和“无”自对,“有”——仄声,“无”——平声,“来”和“去”自对,“来”——平声,“去”——仄声,平仄也是相反的。
句中重言的情形,是非常复杂的,有一连跨数句重言者,有若干词语交替重言者,有单以虚字重言者,有长结构重言者等等。
不管属何种重言,上述处理规则都是适用的。
若重言不遵守上述处理规则者,即为破律。
        二、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答:联句中两种特殊的结构:一是并列成分的句脚是既自成系统,又融入所在上联或者下联中,与其他句脚一起配套使用,以合马蹄韵在上联或下联的总体运用规则者。如李士廉题四川灌县青城后山联:
“览胜且入长坪○。问小波义旗◎,献忠佚史☉,唐求隐迹☉,杜宇遗踪○,往事动高吟○,千古豪情添绝唱●;
探奇须登大面●。看泰安佛殿☉,宋明墓群◎,灵谷飞泉◎丹岩云洞●,风光宜细赏●,一山幽意论平分○”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应当隐去,但是如果隐去,句脚则变成了“平平平仄;仄仄仄平”,是不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的。
如果将其上升至第一层次,则变成了“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这样就完全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了,显然是不能隐去的。
    因此它这个第二层次的的句脚成份是自成系统,又融入在上联或者下联中,是不能消隐的。这一类在长联当中,还是比较多见的。
        二是并列成分的句脚仅自成系统,除最后一个并列成分的句脚而外,其他并列成分的句脚皆与所在上联或者下联的其他句脚不相干,可以将其平仄消隐。如闻楚卿题黄山观日峰联:
“奇松◎、怪石☉、云海☉、飞泉○,是处堪称诗世界●;
绝色☉、仙姿◎、朝霞◎、夕照●,他乡无此好河山○。”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这样,对联每边皆可以看成两句,句脚平仄为“平仄,仄平”,合马蹄韵规则。
但是如果不隐去,则成了“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显然是不符合马蹄韵句脚的平仄格式的。
    因此,第二层次的平仄不用标出来。但是第二层次并列词语之末字,上联为“平仄仄平”,下联为“仄平平仄”。又都独自符合马蹄韵每边四句的句脚规则。
又如王镇藩题武昌黄鹤楼联:
“形势出层霄○,看江汉交流○,龟蛇拱秀●,爽心豁目●,好消受明月清风○。更四顾无边○,尽教北瞻岘首☉,东望雪堂◎,西控岳阳◎,南凌滕阁●;
沧桑经几劫●,举名公宴集●,词客登临○,感古怀今○,都付与白云夕照●。溯千年以往●,只数笛弄费祎◎,酒贳吕祖☉,诗题崔颢☉,笔搁青莲○”。
此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
        三、对句
1.云起松山心未老【晴空飞燕】
    瀑飞绝壁鸟空啼(梅雪情缘)
2.春归借问花何处【晴空飞燕】
秋到相逢子满枝(梅雪情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3 18: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新晴 于 2020-1-23 18:20 编辑

中诗大27期童生六班  书-23新晴第二十讲作业

1.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答:(1)句脚重言,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联句所用的最后一个字或者一个词是相同的。
这样的联句,其句脚平仄的处理,有四种方式:一是如果句脚重言的若干联句只能作一句看才合马蹄韵时,就作一句看,平仄就计最末一个重言句的句脚;二是如果将重言的句脚全部按实计算,也合马蹄韵规,则不标出来可以,都标出来亦可以;三足重言的句脚都得独立看待,才合马蹄韵;四是有时重言的若干联句,若在语意上分属前后两段,则不能简地只计最后一句句脚的平仄,而应酌情分段处理。
(2)句中重言,就是将相同的字或者词有规律地用于联句之中。既可用于一句,亦可跨句。其平仄的处理,有两种情形。一是与所在句的其他词语统一安排平仄。所在句是几言,就与几言句的平仄协调一致。二是未与所在联句的句中平仄统一协调。这种情况,其平仄安排,就要看重言的词语是否形成对称结构。如果不形成对称结构,则只要求上下联平仄相反。

2.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答:两种特殊的结构,这两种结构是有自己的特殊性:
(1)并列成分的句脚是既自成系统,又融入所在上联或者下联中,与其他句脚一起配套使用,以合马蹄韵在上联或下联的总体运用规则者。
(2)并列成分的句脚仅自成系统,除最后一个并列成分的句脚而外,其他并列成分的句脚皆与所在上联或者下联的其他句脚不相干,可以将其平仄消隐。

3.云起松山心未老==
  身居草野愿无违[新晴]
4.春归借问花何处==
  梦碎空余泪两行[新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 00:2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童生六班
中诗大27期童生班对联二十讲作业帖:27期-书29-种蕉伊人

1.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答:就是在一联中多次有规律地使用某个或某些词语以取得某种艺术效果。
马蹄韵对重言的处理,亦可分为句脚和句中两类。
句脚重言: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联句所用的最后一个字或者一个词是相同的。这样的联句,其句脚平仄的处理,有四种方式。
一:如果句脚重言的若干联句只能作一句看才合马蹄韵时,就作一句看,平仄就计最末一个重言句的句脚。如无名氏所撰一联云:
“三千里行路●,时骑着驴儿,时骑着马儿○,仆仆风尘○,又见家乡胜景●;

十余日居园○,或携来浊酒,或携来清酒●,杯杯劝祝●,难为父老深情○。”
这副对联中,上联中间二句句脚重言“儿”字,下联的中间二句句脚重言“酒”字,◎☉标注的平仄如果不去掉不合马蹄韵规则。

二:如果将重言的句脚全部按实计算,也合马蹄韵规,则不标出来可以,都标出来亦可以。
如洪秀全题南京太平天国王府联:
“天命诛妖○,杀尽群妖○。万里河山归化日●;

王赫斯怒●,勃然一怒●,六军介胄逞威风○。”

这副对联,上联前二句句脚重言“妖”字,下联前二句句脚重言“怒”字。两句作一句计,句脚为“平仄,仄平”,合每边二句的马蹄韵规则。若重言的两句句脚都计平仄,便为“平平仄,仄仄平”,又合每边三句的马蹄韵规则。
三:重言的句脚都得独立看待,才合马蹄韵。
如闻楚卿题丰县名胜古迹古城巡礼联:
“黄金洞●,土皇城◎,洞洞城城○,开发旅游能创汇●;
高乐山○,大田坝☉,山山坝坝●,经营规划可生财○。”
这副对联中,
上联重言“城”字,下联重言“坝”字。重言的句脚都计平仄,
全联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完全合马蹄韵规则。
如果重言句有一句句脚不计平仄,句脚为“仄平仄,平仄平”,就合马蹄韵规则。
四:是有时重言的若干联句,若在语意上分属前后两段,则不能简单地只计最后一句句脚的平仄,而应酌情分段处理。如陈逢元题新都桂湖香世界联:“二亩半在邑●,二亩半在田◎。∥莫管是邑是田○,海阔天空○,一花一世界●;
众香国里来○,众香国里去☉。∥何如不来不去●,神行官止●,千树千菩提○。”
(二)句中重言,就是将相同的字或者词有规律地用于联句之中。既可用于一句,亦可跨句。其平仄的处理,有两种情形。
一:是与所在句的其他词语统一安排平仄。所在句是几言,就与几言句的平仄协调一致。如马一浮赠丰子皑联:
星○河○界●里●星○河○转●;
日●月●楼○中○日●月●长○”。
有些重言,其平仄显然是随所在句的句中平仄来安排的,但是有所打破。隔字重言者,就至少要打破一处地方。如陶澍题上海豫园三穗堂联:
“此即濠间,非○我●非○鱼○皆乐境;
恰来海上,在●山○在●水●有遗音。”
“非”和“在”之重言正好处于第一字和第三字,这样第一个“非”字和第一个“在”字,平仄就必然要打破规则。
好在这个位置的平仄可平可仄,这种打破不算破律。
二是未与所在联句的句中平仄统一协调。这种情况,其平仄安排,就要看重言的词语是否形成对称结构。如果不形成对称结构,则只要求上下联平仄相反。例如:
“忽●然○有●,忽●然○无○,纵完成上寿百年,莫非做梦;
何○处●来○,何○处●去●,倘果信轮回一说,更要伤心。”
这副对联中,“忽然有”与“忽然无”为对称结构,“何处来”与“何处去”为对称结构。“忽然有”为“仄平仄”,“何处来”即为“平仄平”,“忽然无”为“仄平平”,“何处去”则为“平仄仄”,上下联平仄相反。此外,对称结构中的非重言部分,“有”和“无”自对,“有”——仄声,“无”——平声,“来”和“去”自对,“来”——平声,“去”——仄声,平仄也是相反的。
句中重言的情形,是非常复杂的,有一连跨数句重言者,有若干词语交替重言者,有单以虚字重言者,有长结构重言者等等。
不管属何种重言,上述处理规则都是适用的。
若重言不遵守上述处理规则者,即为破律。

2.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答:
我们再讲两种特殊的结构,这两种结构是有自己的特殊性。1. 并列成分的句脚是既自成系统,又融入所在上联或者下联中,与其他句脚一起配套使用,以合马蹄韵在上联或下联的总体运用规则者。
如李士廉题四川灌县青城后山联:
“览胜且入长坪○。问小波义旗◎,献忠佚史☉,唐求隐迹☉,杜宇遗踪○,往事动高吟○,千古豪情添绝唱●;
探奇须登大面●。看泰安佛殿☉,宋明墓群◎,灵谷飞泉◎丹岩云洞●,风光宜细赏●,一山幽意论平分○”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应当隐去,但是如果隐去,句脚则变成了“平平平仄;仄仄仄平”,是不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的。
如果将其上升至第一层次,则变成了“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这样就完全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了,显然是不能隐去的。
因此它这个第二层次的的句脚成份是自成系统,又融入在上联或者下联中,是不能消隐的。这一类在长联当中,还是比较多见的。
2. 并列成分的句脚仅自成系统,除最后一个并列成分的句脚而外,其他并列成分的句脚皆与所在上联或者下联的其他句脚不相干,可以将其平仄消隐。如闻楚卿题黄山观日峰联:

“奇松○、怪石●、云海●、飞泉○,是处堪称诗世界●;

绝色●、仙姿○、朝霞○、夕照●,他乡无此好河山○。”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这样,对联每边皆可以看成两句,句脚平仄为“平仄,仄平”,合马蹄韵规则。
但是如果不隐去,则成了“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显然是不符合马蹄韵句脚的平仄格式的。
因此,第二层次的平仄不用标出来。但是第二层次并列词语之末字,上联为“平仄仄平”,下联为“仄平平仄”。又都独自符合马蹄韵每边四句的句脚规则。
如王镇藩题武昌黄鹤楼联:
“形势出层霄○,看江汉交流○,龟蛇拱秀●,爽心豁目●,好消受明月清风○。更四顾无边○,尽教北瞻岘首☉,东望雪堂◎,西控岳阳◎,南凌滕阁●;
沧桑经几劫●,举名公宴集●,词客登临○,感古怀今○,都付与白云夕照●。溯千年以往●,只数笛弄费祎◎,酒贳吕祖☉,诗题崔颢☉,笔搁青莲○”。
此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

3.云起松山心未老==马行茅舍眼犹明
4.春归借问花何处==香歇依然粉满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 20: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月婵星朗 于 2020-2-25 11:21 编辑

中诗大27期童生班-02月婵星朗对联二十讲作业帖-书组
1.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2.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3.云起松山心未老==

4.春归借问花何处==
答:一、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答:重言:就是在一联中多次有规律地使用某个或某些词语以取得某种艺术效果。
马蹄韵对重言的处理,亦可分为句脚和句中两类。
(一)句脚重言,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联句所用的最后一个字或者一个词是相同的。这样的联句,其句脚平仄的处理,有四种方式。
        一是如果句脚重言的若干联句,只能作一句看才合马蹄韵时,就作一句看,平仄按最末一个重言句的句脚计。如无名氏所撰一联云:
“三千里行路●,时骑着驴儿◎,时骑着马儿○,仆仆风尘○,又见家乡胜景●;
十余日居园○,或携来浊酒☉,或携来清酒●,杯杯劝祝●,难为父老深情○。”
这副对联中,上联中间二句句脚重言“儿”字,下联的中间二句句脚重言“酒”字,◎☉标注的平仄如果不去掉不合马蹄韵规则。所以必须隐去。是上下联成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就合每边四句的马蹄韵规则了。
        二是如果将重言的句脚全部按实计算,也合马蹄韵规则,不标出来可以,都标出来亦可以。如洪秀全题南京太平天国王府联:
“天命诛妖◎,杀尽群妖○。万里河山归化日●;
王赫斯怒☉,勃然一怒●,六军介胄逞威风○。”
这副对联,上下联前二句句脚重言“妖”字和“怒”字,两句作一句计,句脚为“平仄,仄平”,合每边二句的马蹄韵规则;若重言的两句句脚都计平仄,便为“平平仄,仄仄平”,又合每边三句的马蹄韵规则。
        三是重言的句脚都得独立看待,才合马蹄韵。如闻楚卿题丰县名胜古迹古城巡礼联:
“黄金洞●,土皇城◎,洞洞城城○,开发旅游能创汇●;
高乐山○,大田坝☉,山山坝坝●,经营规划可生财○。”
这副对联中,上联重言“城”字,下联重言“坝”字。重言的句脚都计平仄,全联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完全合马蹄韵规则。如果重言句有一句句脚不计平仄,句脚为“仄平仄,平仄平”,就合马蹄韵规则。
        四是有时重言的若干联句,若在语意上分属前后两段,则不能简单地只计最后一句句脚的平仄,而应酌情分段处理。如陈逢元题新都桂湖香世界联:
“二亩半在邑●,二亩半在田◎。∥莫管是邑是田○,海阔天空○,一花一世界●;
众香国里来○,众香国里去☉。∥何如不来不去●,神行官止●,千树千菩提○。”
    (二)句中重言,就是将相同的字或者词有规律地用于联句之中。既可用于一句,亦可跨句。其平仄的处理,有两种情形。
        一是与所在句的其他词语统一安排平仄。所在句是几言,就与几言句的平仄协调一致。如马一浮赠丰子皑联:
星○河○界●里●星○河○转●;
日●月●楼○中○日●月●长○”。
有些重言,其平仄显然是随所在句的句中平仄来安排的,但是有所打破。隔字重言者,就至少要打破一处地方。如陶澍题上海豫园三穗堂联:
“此即濠间,非○我●非○鱼○皆乐境;
恰来海上,在●山○在●水●有遗音。”
“非”和“在”之重言正好处于第一字和第三字,这样第一个“非”字和第一个“在”字,平仄就必然要打破规则。好在这个位置的平仄可平可仄,这种打破不算破律。
        二是未与所在联句的句中平仄统一协调。这种情况,其平仄安排,就要看重言的词语是否形成对称结构。如果不形成对称结构,则只要求上下联平仄相反。例如:
“忽●然○有●,忽●然○无○,纵完成上寿百年,莫非做梦;
何○处●来○,何○处●去●,倘果信轮回一说,更要伤心。”
这副对联中,“忽然有”与“忽然无”为对称结构,“何处来”与“何处去”为对称结构。“忽然有”为“仄平仄”,“何处来”即为“平仄平”,“忽然无”为“仄平平”,“何处去”则为“平仄仄”,上下联平仄相反。此外,对称结构中的非重言部分,“有”和“无”自对,“有”——仄声,“无”——平声,“来”和“去”自对,“来”——平声,“去”——仄声,平仄也是相反的。
句中重言的情形,是非常复杂的,有一连跨数句重言者,有若干词语交替重言者,有单以虚字重言者,有长结构重言者等等。
不管属何种重言,上述处理规则都是适用的。
若重言不遵守上述处理规则者,即为破律。
        二、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答:联句中两种特殊的结构:一是并列成分的句脚是既自成系统,又融入所在上联或者下联中,与其他句脚一起配套使用,以合马蹄韵在上联或下联的总体运用规则者。如李士廉题四川灌县青城后山联:
“览胜且入长坪○。问小波义旗◎,献忠佚史☉,唐求隐迹☉,杜宇遗踪○,往事动高吟○,千古豪情添绝唱●;
探奇须登大面●。看泰安佛殿☉,宋明墓群◎,灵谷飞泉◎丹岩云洞●,风光宜细赏●,一山幽意论平分○”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应当隐去,但是如果隐去,句脚则变成了“平平平仄;仄仄仄平”,是不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的。
如果将其上升至第一层次,则变成了“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这样就完全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了,显然是不能隐去的。
    因此它这个第二层次的的句脚成份是自成系统,又融入在上联或者下联中,是不能消隐的。这一类在长联当中,还是比较多见的。
        二是并列成分的句脚仅自成系统,除最后一个并列成分的句脚而外,其他并列成分的句脚皆与所在上联或者下联的其他句脚不相干,可以将其平仄消隐。如闻楚卿题黄山观日峰联:
“奇松◎、怪石☉、云海☉、飞泉○,是处堪称诗世界●;
绝色☉、仙姿◎、朝霞◎、夕照●,他乡无此好河山○。”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这样,对联每边皆可以看成两句,句脚平仄为“平仄,仄平”,合马蹄韵规则。
但是如果不隐去,则成了“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显然是不符合马蹄韵句脚的平仄格式的。
    因此,第二层次的平仄不用标出来。但是第二层次并列词语之末字,上联为“平仄仄平”,下联为“仄平平仄”。又都独自符合马蹄韵每边四句的句脚规则。
又如王镇藩题武昌黄鹤楼联:
“形势出层霄○,看江汉交流○,龟蛇拱秀●,爽心豁目●,好消受明月清风○。更四顾无边○,尽教北瞻岘首☉,东望雪堂◎,西控岳阳◎,南凌滕阁●;
沧桑经几劫●,举名公宴集●,词客登临○,感古怀今○,都付与白云夕照●。溯千年以往●,只数笛弄费祎◎,酒贳吕祖☉,诗题崔颢☉,笔搁青莲○”。
此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
        三、对句
1.云起松山心未老==
   月敲竹海韵犹明。
2.春归借问花何处==
   柳舞相逢燕自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3 20: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朔方飞雪 于 2020-2-3 20:14 编辑

中诗大27期童生班对联二十讲作业
27期-书组-12 朔方飞雪

1.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答:重言:就是在一联中多次有规律地使用某个或某些词语以取得某种艺术效果。马蹄韵对重言的处理,亦可分为句脚和句中两类。
(一)句脚重言,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联句所用的最后一个字或者一个词是相同的。这样的联句,其句脚平仄的处理,有四种方式。
一是如果句脚重言的若干联句,只能作一句看才合马蹄韵时,就作一句看,平仄按最末一个重言句的句脚计。
二是如果将重言的句脚全部按实计算,也合马蹄韵规则,不标出来可以,都标出来亦可以。
三是重言的句脚都得独立看待,才合马蹄韵。
四是有时重言的若干联句,若在语意上分属前后两段,则不能简单地只计最后一句句脚的平仄,而应酌情分段处理。   
(二)句中重言,就是将相同的字或者词有规律地用于联句之中。既可用于一句,亦可跨句。其平仄的处理,有两种情形。
一是与所在句的其他词语统一安排平仄。所在句是几言,就与几言句的平仄协调一致。有些重言,其平仄显然是随所在句的句中平仄来安排的,但是有所打破。隔字重言者,就至少要打破一处地方。        
二是未与所在联句的句中平仄统一协调。这种情况,其平仄安排,就要看重言的词语是否形成对称结构。如果不形成对称结构,则只要求上下联平仄相反。
句中重言的情形,是非常复杂的,有一连跨数句重言者,有若干词语交替重言者,有单以虚字重言者,有长结构重言者等等。不管属何种重言,上述处理规则都是适用的。若重言不遵守上述处理规则者,即为破律。

2.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答:对联的联句,有些是一个层次上的,有些是另一个层次上的,这就是联句的层次性。不分清各个联句所属的层次,对马蹄韵的把握,有时就会出差错。联句通常都只在一个层次上, 所谓“通常”,就是说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如此。
我们再讲两种特殊的结构,这两种结构是有自己的特殊性。
(1). 并列成分的句脚是既自成系统,又融入所在上联或者下联中,与其他句脚一起配套使用,以合马蹄韵在上联或下联的总体运用规则者。
(2). 并列成分的句脚仅自成系统,除最后一个并列成分的句脚而外,其他并列成分的句脚皆与所在上联或者下联的其他句脚不相干,可以将其平仄消隐。

3.云起松山心未老
  鸟鸣花树意犹欢【朔方飞雪】

4.春归借问花何处
  蝶舞堪逢画此间【朔方飞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中诗大27期童生班对联二十讲作业

27期-书组-15 桃花杏雨

作业:
1.重字在联句中对马蹄韵安排的特殊处理有哪些?
答:重言就是在一联中多次有规律地使用某个或某些词语以取得某种艺术效果。
马蹄韵对重言的处理,亦可分为句脚和句中两类。
(一)句脚重言,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联句所用的最后一个字或者一个词是相同的。这样的联句,其句脚平仄的处理,有四种方式。
     一是如果句脚重言的若干联句只能作一句看才合马蹄韵时,就作一句看,平仄就计最末一个重言句的句脚。如无名氏所撰一联云:
    “三千里行路●,时骑着驴儿◎,时骑着马儿○,仆仆风尘○,又见家乡胜景●;
      十余日居园○,或携来浊酒☉,或携来清酒●,杯杯劝祝●,难为父老深情○。”
这副对联中,上联中间二句句脚重言“儿”字,下联的中间二句句脚重言“酒”字,◎☉标注的平仄如果不去掉不合马蹄韵规则。所以必须隐去。是上下联成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就合每边四句

的马蹄韵规则了。
     二是如果将重言的句脚全部按实计算,也合马蹄韵规,则不标出来可以,都标出来亦可以。如洪秀全题南京太平天国王府联:
    “天命诛妖◎,杀尽群妖○。万里河山归化日●;
      王赫斯怒☉,勃然一怒●,六军介胄逞威风○。”
这副对联,上下联前二句句脚重言“妖”字和“怒”字,两句作一句计,句脚为“平仄,仄平”,合每边二句的马蹄韵规则;若重言的两句句脚都计平仄,便为“平平仄,仄仄平”,又合每边三句的马

蹄韵规则。
     三是重言的句脚都得独立看待,才合马蹄韵。如闻楚卿题丰县名胜古迹古城巡礼联:
    “黄金洞●,土皇城◎,洞洞城城○,开发旅游能创汇●;
      高乐山○,大田坝☉,山山坝坝●,经营规划可生财○。”
这副对联中,上联重言“城”字,下联重言“坝”字。重言的句脚都计平仄,全联为“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完全合马蹄韵规则。如果重言句有一句句脚不计平仄,句脚为“仄平仄,平仄平”,就合

马蹄韵规则。
     四是有时重言的若干联句,若在语意上分属前后两段,则不能简单地只计最后一句句脚的平仄,而应酌情分段处理。如陈逢元题新都桂湖香世界联:
    “二亩半在邑●,二亩半在田◎。∥莫管是邑是田○,海阔天空○,一花一世界●;
      众香国里来○,众香国里去☉。∥何如不来不去●,神行官止●,千树千菩提○。”

(二)句中重言,就是将相同的字或者词有规律地用于联句之中。既可用于一句,亦可跨句。其平仄的处理,有两种情形。

一是与所在句的其他词语统一安排平仄。所在句是几言,就与几言句的平仄协调一致。如马一浮赠丰子皑联:
    星○河○界●里●星○河○转●;
    日●月●楼○中○日●月●长○”。
有些重言,其平仄显然是随所在句的句中平仄来安排的,但是有所打破。隔字重言者,就至少要打破一处地方。如陶澍题上海豫园三穗堂联:
   “此即濠间,非○我●非○鱼○皆乐境;
     恰来海上,在●山○在●水●有遗音。”
“非”和“在”之重言正好处于第一字和第三字,这样第一个“非”字和第一个“在”字,平仄就必然要打破规则。好在这个位置的平仄可平可仄,这种打破不算破律。

二是未与所在联句的句中平仄统一协调。这种情况,其平仄安排,就要看重言的词语是否形成对称结构。如果不形成对称结构,则只要求上下联平仄相反。例如:
    “忽●然○有●,忽●然○无○,纵完成上寿百年,莫非做梦;
      何○处●来○,何○处●去●,倘果信轮回一说,更要伤心。”
这副对联中,“忽然有”与“忽然无”为对称结构,“何处来”与“何处去”为对称结构。“忽然有”为“仄平仄”,“何处来”即为“平仄平”,“忽然无”为“仄平平”,“何处去”则为“平仄仄

”,上下联平仄相反。此外,对称结构中的非重言部分,“有”和“无”自对,“有”——仄声,“无”——平声,“来”和“去”自对,“来”——平声,“去”——仄声,平仄也是相反的。
句中重言的情形,是非常复杂的,有一连跨数句重言者,有若干词语交替重言者,有单以虚字重言者,有长结构重言者等等。
不管属何种重言,上述处理规则都是适用的。
若重言不遵守上述处理规则者,即为破律。


2.联句中的层次有哪两种特殊结构?
答:联句中两种特殊的结构:一是并列成分的句脚是既自成系统,又融入所在上联或者下联中,与其他句脚一起配套使用,以合马蹄韵在上联或下联的总体运用规则者。如李士廉题四川灌县青城后山联


   “览胜且入长坪○。问小波义旗◎,献忠佚史☉,唐求隐迹☉,杜宇遗踪○,往事动高吟○,千古豪情添绝唱●;
     探奇须登大面●。看泰安佛殿☉,宋明墓群◎,灵谷飞泉◎,丹岩云洞●,风光宜细赏●,一山幽意论平分○”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应当隐去,但是如果隐去,句脚则变成了“平平平仄;仄仄仄平”,是不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的。
如果将其上升至第一层次,则变成了“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这样就完全符合其马蹄韵的句脚平仄格式了,显然是不能隐去的。
因此它这个第二层次的的句脚成份是自成系统,又融入在上联或者下联中,是不能消隐的。这一类在长联当中,还是比较多见的。

二是并列成分的句脚仅自成系统,除最后一个并列成分的句脚而外,其他并列成分的句脚皆与所在上联或者下联的其他句脚不相干,可以将其平仄消隐。如闻楚卿题黄山观日峰联:
   “奇松◎、怪石☉、云海☉、飞泉○,是处堪称诗世界●;
     绝色☉、仙姿◎、朝霞◎、夕照●,他乡无此好河山○。”
在这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这样,对联每边皆可以看成两句,句脚平仄为“平仄,仄平”,合马蹄韵规则。
但是如果不隐去,则成了“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显然是不符合马蹄韵句脚的平仄格式的。
因此,第二层次的平仄不用标出来。但是第二层次并列词语之末字,上联为“平仄仄平”,下联为“仄平平仄”。又都独自符合马蹄韵每边四句的句脚规则。

又如王镇藩题武昌黄鹤楼联:
  “形势出层霄○,看江汉交流○,龟蛇拱秀●,爽心豁目●,好消受明月清风○。更四顾无边○,尽教北瞻岘首☉,东望雪堂◎,西控岳阳◎,南凌滕阁●;
    沧桑经几劫●,举名公宴集●,词客登临○,感古怀今○,都付与白云夕照●。溯千年以往●,只数笛弄费祎◎,酒贳吕祖☉,诗题崔颢☉,笔搁青莲○”。
此副对联中,◎☉标注的平仄是第二层次的句子的平仄,是可以隐去。

3.云起松山心未老==
  鸟鸣壑谷梦难成

4.春归借问花何处==
  日落思飞雨那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梦缘家纺诗词大学 ( 鲁ICP备18033978号-1 )

GMT+8, 2020-2-29 16:42 , Processed in 0.03854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